我的师父很多

第九十九章 此世星河灿烂,大争!(上)

类别:科幻小说 作者:阎ZK 本章:第九十九章 此世星河灿烂,大争!(上)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shenzxs.com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神州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,我的师父很多!

    天京城点将台上,纯粹的气机从那白老人身上传递出去,代表着兵家军令的特殊气机脉动传递给了禁军的守将,然后这样子一重一重排布下去,崆兮看到那原本的游兵散勇的气机几乎瞬间变得统一。

    离武拄着剑站在高处。

    他双眼看着天空的敌人,干脆利落地开口。

    一道道简洁有力的军令传下去。

    整座天京城的驻军在他的指挥下变化阵型,气机流转,等到天人结阵扑杀而来的时候,一股无形的气机已经在整座天京城的上空呼啸着升起,最终形成了一只按爪的斑斓猛虎。

    一声声军令,伴随着令旗起伏传递下去。

    拆分下去的时候,已经变成了基础将领可以理解的操作,化作了短促的指令,再由基础的军官操控着自己的属下。

    “破虏将军府所属,上前三步。”

    “气机提高两指。”

    “朝上,横劈,力出七分。”

    天空中天人擂鼓,飞扑下来的时候,离武手中的镇岳剑抬起,朝着前面劈斩下来,仍旧只有八品左右的气机,崆兮并没有放在眼底,但是紧接着,整座天京城的各处都亮起了武者劲气的流光。

    一道道劲气从地上斩击向天上,像是振翅的飞鸟。

    崆兮脸上的神色凝固了。

    这些气机在崆兮看来,甚至于在寻常的天人眼中,都不值得一提,其中大部分只是人间下三品的水准,勉强可以出体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些劲气,他们挥手就可以打散掉。

    这些劲气,甚至于连他们护体的罡气都无法攻破。

    本应该如此——

    但是此刻从地上升起的气机,并非是一道两道,是足足数万道!

    数万道!

    那样明亮的光,几乎像是天上的星河流淌到了人间。

    而且在为老人的操控下,这数万道气机非但没有相互冲突,反倒汇聚在了一起,像是河流汇聚入汪洋大海,然后海浪升起波涛,波涛汹涌朝着天空撕扯而,像是天京城这一座雄城变成了巨人,然后巨人双手握着锋利的横刀,向天拔刃而击。

    天人下意识朝着两侧退避开。

    猛虎的嘶咆声响彻了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铮的一声,离武手中长剑倒插在地,散出铮铮的清啸,老人白微微拂动,崆兮呼吸急促,刚刚面对那数万武者之力汇聚的一剑,他几乎是想也不想,直接朝着一侧退开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他的鬓角都有冷汗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先前那些要靠拼死才能够勉强和天人对抗的秦军,怎么会瞬间变了一个模样?一群不怕死的绵羊,在那个老家伙来了之后,居然变成了咆哮的雄狮,爪牙锋利,怒吼着劈出了这样的一剑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自己向楚天尊提议,要像千百年前一样,强攻人间的时候,楚天行脸上复杂的神色和那一声低声喟叹。

    你不明白人间的名将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,崆兮微微一呆,猛地扭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天空中已经被深黑色的云所笼罩,半点不透光,但是现在,层层黑云中已经出现了一道和大秦天京城中轴线长度相似的裂痕,金色的阳光就龙这个裂缝中倾泻下来。就像是苍天的伤痕。

    金色的阳光落在天京城里,一息之后,天京城爆出了一阵欢呼声音。

    崆兮能够感觉到无形的士气一下就回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欢呼对于崆兮而言,就像是一个巴掌重重摔在了脸上,一阵屈辱刺痛,他眼底的神色越冰冷,抬起手,被刚刚那一剑迫退的天人重新汇聚,他俯瞰着下面,看到为的老人握剑的手掌微微颤抖着,越笃定这样的一剑不可能轻易地挥出。

    作为天将的敏锐让他意识到,只要将那个老人打倒,天京城就会失去最后的屏障,天空中鼓声靠近,更多的天兵天将从天上来此,那一道如同苍天伤口的裂痕很快地愈合了。

    崆兮率领天兵围绕在天京城周围,不断动攻击,却完全没有打算继续倾力强攻的打算,崆兮注意着那为的老人,注意到他每次率领全城的兵力出手的时候,虽然声势浩大,不逊色大宗师,但是每一次他的手掌都会颤抖。

    最后老人手中剑柄上已经流下了鲜血。

    崆兮敏锐感觉到了机会的来临,在老人再一次出剑之后,崆兮骤然身化残影,出现在了离武的身前,他身材高大,眼底冰冷,手中的剑递向老人的脖颈,可是在这个时候,他却看到老人那双眸子里的轻佻和冷漠。

    身子骤然一顿,然后本能后撤。

    剑光暴起,几乎沿着腹部将崆兮直接斩成两半,崆兮身上的铠甲碎裂,一道血线从腹部蔓延到他的下巴,面色煞白,朝后飞退,离武满脸漠然,手中剑拄在点将台上,老人身上兵家肃杀之气越凌冽。

    分明气机只剩下了八品。

    但是他站在那里,渊渟岳峙,却丝毫不逊于宗师的气度。

    崆兮擦了擦脸上鲜血,喘息几声,抬起头看着离武,咬着牙道:“好手段,好心机,可是我倒要看你能够支撑多久,哪怕你一直扛得住,我等不断围攻,你区区一年迈老翁,能够全神贯注,掌控军队多久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疏忽,否则我一定取下你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一笑,伸出一根手指,慢悠悠道: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崆兮愕然。

    老人平淡道:“我最多还能够支撑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之后,我就算意识还在,应该也会因为兵阵的煞气入体弄得经脉出大问题,搞不好七窍流血,这一招虎啸天下,太久没有用过了,手生。”

    手生?

    崆兮回想那几乎要撕裂天穹的伤痕,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一个时辰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离武抬头看着刚刚那一道苍天伤痕的位置,微微一笑,道:

    “那一剑对我而言压力也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为何要出那一剑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顿了顿,道:

    “我在告诉其他人,我中原气运所在之处还在抵抗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离武忍不住大笑,道:“天人在天上如此之久,当真坐井观天下,若是楚天行还在绝不会忘记这一点,某自谓乃是大秦将星,虽然狂妄,也是事实,但是你弄错了一点,我大秦,并不只有一颗两颗晨星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朝着江湖伸出手,满脸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人间此世,星河灿烂,乃大争之世!”

    “你看,那不是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座山峰挺立于群山围绕之中。

    身穿白衣的女子慢慢走到了山峰,她的头一片乌黑,双目却带着惯看世事的苍老,她抬头看着天空翻滚的黑云,有天人朗声喝斥,声音仿佛惊雷,她神色仍旧平淡。

    有穿白衣的年轻弟子负剑行礼,口称师祖。

    慕容清雪看着天上的黑云,转过头看向旁边衣着繁复的雍容女子,随意问道:“而今是几年?为何有如此多人在?”

    “我闭关多久了?”

    祝灵回答道:“师父您闭关不过只有一年。”

    慕容清雪点了点头,天人怒喝道:

    “凡间剑客,本神向你问话,缘何不答,居然如此狂妄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尚未落下,眼前一花,那刚刚还在峰头的女子竟已出现在了云层之上,身穿白衣,黑如同瀑布垂在肩膀上,眼底平和安宁,带着一视同仁的包容。

    慕容清雪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,冲着下面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玉儿,用一下你的剑。”

    青锋解掌教旁边的宫玉嗯了一声,手中剑铮然鸣啸了一声,连鞘飞出,慕容清雪手中握剑,气势再度生了变化,她看着天京城方向那落下的金光,轻轻道:

    “天下有难。”

    “青锋解以此剑入江湖。”

    抬手捏着剑鞘,屈指轻弹,那柄长剑化作一道剑光直奔向天京城的方向,天将完全无法反应过来,等到震怒的时候,看到眼前清秀如同二八年华少女的女子手中剑鞘随意往前递出。

    于是山川湖海为之而动,天上天下何曾有如此磅礴剑意。

    天京城南·青锋解。

    我解青锋意。

    三千里剑光重现江湖,撕天裂地。

    青锋解弟子负剑下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下第一庄。

    穿着墨色云袖,玉簪束的司寇听枫右手横拍,掌势十数重叠加,汹涌澎湃,将天上云雾席卷撕扯,最终那一道刚猛浩大的掌力将为的天将直接按入了山脉之中,轰轰声音不绝于耳,大地地形都为之改变。

    女子负手而立,看着自己手掌,神色平静:“当年道门二祖的境界不过比我此刻更高一筹,人间已经过去了数百上千年,仍旧以千年前目光来看我等,岂不是刻舟求剑,固步自封?”

    “第一庄,向天下江湖天下第一令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江湖,共赴国难。”

    “有不随从者,等到驱逐外敌之后,天下七十二郡门派,共伐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山上,断臂瘸腿的老人握着剑走下山来,他已经如此苍老,甚至于走路的时候都有些摇晃,可是他握剑的手又如此地稳定有力,他抬头看着威胁着郡城的天人们,手中的剑突然猛地逆势扬起。

    霸烈的剑气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青锋解前,天山剑魁为天下剑道抗鼎。

    扶风学宫,喜欢下棋,可是棋力臭得厉害的老迈夫子挠了挠头,一下掀翻了桌子上的五子棋谱,这个和自己下棋都要悔棋和作弊的老夫子捏了几粒棋子藏在袖子里,看一眼已经没有了好友在的扶风藏书楼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又低下头,对着那一辈子就只是出去了数次的墨家夫子傅墨,语重心长道:

    “老傅啊,这一次应该还用不着你们,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学宫里,墨家可是就只有你一人靠谱了啊,你可不能没。”

    傅墨仍旧还是和当年伴随王安风等人上青锋解时候一样不修边幅,低着头摆弄着个东西,闻言只是摆了摆手,也不说话,老夫子摇头,迈步走出了学宫,整理身上的衣服,看着天空,徐缓道:

    “吾善养吾,浩然之气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将白揉的乱糟糟的,摇头苦笑:

    “不成不成,这句话太假了点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往前一步,道:

    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。”

    “勇者不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有浩荡天地势自下而上起。

    忘仙郡中,自囚于方寸的老人手持木剑,走出柳堤。

    江南道里,曾经斩龙的书生穿着一袭青衫持剑飞身入江湖。

    剑圣裴越弹剑奏歌。

    阴阳家大宗师赤足而行。

    断臂书生手中持烈火荧惑剑。

    双鬓斑白,已自天下除名的书生握着书卷,浩然气升起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京城。

    崆兮扭过头去,却什么都没能够看到,心道不好,猛地回头的时候,老人一剑险些斩过他的脖子,崆兮的心脏都险些跳出来,捂着自己的脖子,猛地后退,神色狰狞,看着那满脸遗憾的老人,牙齿咬得嘎嘎作响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……”

    离武遗憾地咂了咂嘴,呢喃自语可惜了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老人身后,粗大的右手朝着离武身上落下,而老人却仿佛丝毫未曾察觉,天京城上守将口中怒喝出声,却终究还是迟了。

    离武只来得及转过头,眼底浮现一丝愕然。

    旋即又释然——

    自己终究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境界了,面对着这样的斩将计策,往日可最喜欢了,可现在却已经不能在如以往那样将计就计,杀的太过于入神,竟是一时忽略了此身已经坠境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会因为这样而死……

    离武心中一片平静,他看到远处出现的雷光,还有其中的熟悉气息,咧嘴一笑,心道果然不愧是老子教出来的,知道过来瞅瞅,这样的话,便是自己倒下,天京城也不至于立即失守。

    心中杂念闪过,手中镇岳剑逆着刺向那偷袭他的天人,反应迅。

    后者显然是专精于刺杀的高手,闪避开了离武逆势一剑,手掌却仍旧抓向老人的咽喉,却是想的一击必杀的法子,而在同时,崆兮并着数人从不同的方向杀向了离武,一者绞向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分别选择了老人的腹部丹田和脊椎。

    王安风尚且还在远处,只来得及看到老人冲着自己微微一笑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双瞳瞬间化作了金黄色,道道因果线路出现,他抬起手,但是距离实在是太远,而对方的度也是太快,他几乎来不及辨认出那几道因果线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王安风眼中因果,寸寸崩裂。

    冲向离武的三人,包括崆兮在内,尽数都被高高抛飞出去,崆兮只觉得咽喉一痛,就彻底失去了意识,而旁人却看到他们仿佛被无比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碾过去一样,胸膛整个都塌陷下去。

    那名此刻的手掌落在老人的脖子上,却失去全部的力量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手洞穿了他的心口,随意将那一颗仍旧还在跳动着的心脏捏碎,天人倒下,一名白的高大男人站在离武的旁边。

    明明是昂看着天人,却让人觉得是在俯瞰。

    他道:

    “能够刺出那一剑的人死在这里,天下未免太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天上有人怒喝是谁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老人平静道:

    “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。”

    ps:今日更新奉上…………

    少点~开幕了,差不多五天左右就会完结~

    感谢掵僐夲傷的万赏,非常感谢
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shenzxs.com 快速看站,或在百度搜索“神州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!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我的师父很多》,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师父很多第九十九章 此世星河灿烂,大争!(上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我的师父很多第九十九章 此世星河灿烂,大争!(上)并对我的师父很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